<sup id="zebix"><mark id="zebix"></mark></sup>

    <nav id="zebix"><code id="zebix"></code></nav>

      1. <form id="zebix"></form>

        <nobr id="zebix"></nobr>
        <var id="zebix"></var>

        當前位置:人工智能行業動態 → 正文

        OpenAI的人事地震在硅谷敲響了警鐘,讓一些技術人員對AI的未來感到擔憂

        責任編輯:cres 作者:Ashley Capoot |來源:企業網D1Net  2023-11-20 14:01:37 原創文章 企業網D1Net

        在過去的幾年里,硅谷的許多人把希望和命運都寄托在OpenAI大力普及的GenAI技術上。
         
        許多行業專家指出,ChatGPT于去年年底首次亮相,那是一個類似iPhone的時刻,它帶來了人們通過書面提示與電腦互動的方式的潛在轉變,這種提示可以產生創造性的、看起來像人類的文本。
         
        正如蘋果讓已故的喬布斯擔任該公司受人尊敬的負責人,向大眾闡述iPhone和個人電腦的吸引力一樣,OpenAI也有自己的領袖奧特曼。
         
        由于奧特曼在上周五突然被解雇后,他辭去了CEO一職——至少目前是這樣,人們將其與蘋果比較是很自然的。喬布斯于1985年被解雇,擔任蘋果CEO一職,這一舉動一直流傳在硅谷的傳說中,因為正是在他1997年回歸后,蘋果找到了最終使其成為美國最有價值公司的道路。
         
        奧特曼之前經營著創業加速器Y Combinator,在過去的一年里,他經常在科技活動中露面,這位38歲的高管變成了業界名人,就像喬布斯、Meta的CEO扎克伯格、亞馬遜的創始人貝索斯和特斯拉的CEO馬斯克一樣。
         
        OpenAI董事會解除了奧特曼的CEO職務,同時解除了Greg Brockman的董事長職務。周五晚些時候,Brockman表示,他將退出公司。
         
        周五晚上,長期投資創業公司的Ron Conway在一篇X貼文中表示:“自1985年蘋果董事會將喬布斯趕下臺以來,OpenAI公司今天發生的事情是自那以來我們從未見過的董事會政變。這令人震驚,這是不負責任的,而且它對Sam和Greg以及OpenAI中的所有創始人都做得不對。”
         
        據知情人士透露,OpenAI的投資者已經在努力恢復奧特曼的職務。知情人士表示,微軟、Tiger Global、紅杉資本和Thrive Capital等多家OpenAI的頂級支持者正試圖恢復奧特曼的職位。由于討論是保密的,這些知情人士要求不具名。《The Verge》周六報道稱,奧特曼對是否回歸很矛盾。
         
        Airbnb的CEO Brian Chesky在一篇X帖子中將奧特曼稱為“他這一代人中最好的創始人之一”,他“為我們的行業做出了巨大貢獻”。
         
        硅谷對OpenAI的回應
         
        初創公司Octane AI的CEO Matt Schlicht在接受CNBC采訪時表示,奧特曼和Brockman “提供了一項我們夢寐以求的技術”,并稱其為“我們有生以來最令人興奮和最強大的發展”。
         
        Octane是使用OpenAI在其GPT系列軟件工具下打包的所謂大型語言模型的許多新初創公司之一。Schlicht說,到目前為止,這項技術“使我們能夠將人類級別的智能放在我們的代碼中,因此我們已經幫助企業家創造了超過5億美元的收入。”
         
        Schlicht說:“我認識Sam和Greg已經十多年了,他們都是令人難以置信、鼓舞人心的領導者。”在聽到他們不合時宜地離開后,我立刻充滿了悲傷。世界上的創新突然停頓了下來。
         
        Zenlytic的CEO Ryan Jannsen贊同Schlicht的觀點。
         
        “人工智能社區正在搖搖欲墜,” Jannsen說,并補充說,技術專家們對奧特曼被解雇的相關情況以及這對OpenAI未來意味著什么感到困惑。
         
        Jannsen說:“Sam和OpenAI是向世界展示人工智能技術能力的催化劑。”“今天人工智能領域的巨大興奮和活躍,直接歸功于他們的開創性工作。”
         
        無論奧特曼是否回歸,OpenAI的動蕩可能會給競爭對手帶來優勢,因為這個市場很快就會成為競爭激烈的高級LLM市場。行業分析師Patrick Moorhead表示,考慮到OpenAI的不穩定性,從像Anthropic和Cohere這樣資金雄厚的初創公司到云計算巨頭谷歌和亞馬遜,公司可能會“尋找下一個最佳替代方案”。
         
        Moorhead說:“這并不是市場上唯一的選擇。”
         
        風險投資公司Lux Capital的合伙人Josh Wolfe表示,在各公司決定將哪些模型用作構建塊之際,OpenAI的聲譽受到了巨大的打擊。
         
        Wolfe說:“有一種看法是穩步、可預測、可靠、信譽良好的進展,以及與工業界的接觸和溝通。”“此舉出人意料的反復無常表明,這完全是不可預測的,這對計劃與OpenAI合作或信任OpenAI的公司來說是可怕的。”
         
        OpenAI不同尋常的公司結構
         
        理解OpenAI面臨的一大挑戰是其不同尋常的公司結構。根據宣布奧特曼下臺的博客文章,OpenAI的董事會監督這個非營利性組織,公司實體是其中的一部分,并“作為所有OpenAI活動的整體管理機構”。
         
        該帖子稱,經過“董事會的審議過程”,奧特曼“在與董事會的溝通中不夠坦誠,妨礙了董事會履行職責的能力”。
         
        硅谷備受矚目的初創公司CEO的解雇通常涉及不當行為,而不僅僅是對公司發展方向的哲學分歧。
         
        幾位投資者告訴CNBC,OpenAI的混合模式從一開始就發出了危險信號,部分原因是激勵機制太容易錯位。現在,他們說,如果頂尖人才選擇跟隨奧特曼進入他的下一個項目或行業中的競爭對手,公司可能會面臨嚴重的人才流失風險。
         
        與此同時,奧特曼有一個優勢,那就是他已經為自己贏得了如此高的聲譽,以至于他可以毫不費力地從投資者那里為一個新項目籌集資金,這些投資者將他視為下一個偉大的科技明星。
         
        前谷歌CEO兼投資人Eric Schmidt在一篇X帖子中表示:“奧特曼是我心目中的英雄。”他從無到有創建了一家價值900億美元的公司,永遠改變了我們的世界。我迫不及待地想看看他下一步會做什么。我和數十億人將從他未來的工作中受益——這將是令人難以置信的。
         
        Airbnb的Chesky寫道,他已經與奧特曼和Brockman進行了交談,他們得到了他的“全力支持”。
         
        “我為所發生的一切感到難過,” Chesky寫道。他們和OpenAI團隊的其他成員應該得到更好的待遇。他在另一篇帖子中補充說,奧特曼是“他這一代人中最好的創始人之一”。
         
        至于微軟,據報道,其CEO納德拉對此次人事變動措手不及,幾位風險資本家感到驚訝的是,考慮到他們在公司投入了數十億美元,公司竟然對正在醞釀的事情一無所知。
         
        卡內基梅隆大學機器學習和運籌學教授Zachary Lipton說,“我想,下次微軟決定向一家初創公司注資150億美元時,他們可能會要求獲得一個董事會席位。”
         
        行業分析師Moorhead表示,微軟可以“想出如何收購這家公司,以及如何讓奧特曼掌權。”
         
        Moorhead說:“這是第一部戲,它可能會想辦法撤掉目前的董事會,重新組建新的董事會,然后讓奧特曼和公司回來——確保團隊繼續在一起。”
         
        不管目前的混亂局面如何,卡內基梅隆大學的Lipton表示,他預計投資者將繼續看好人工智能。
         
        Lipton說:“這個故事有一些企業和意識形態上的不和諧因素,但甚至沒有一絲希望減弱的跡象。”
         
        關于企業網D1net(www.shixingcraft.com):
         
        國內主流的to B IT門戶,同時在運營國內最大的甲方CIO專家庫和智力輸出及社交平臺-信眾智(www.cioall.com)。同時運營19個IT行業公眾號(微信搜索D1net即可關注)。
         
        版權聲明:本文為企業網D1Net編譯,轉載需在文章開頭注明出處為:企業網D1Net,如果不注明出處,企業網D1Net將保留追究其法律責任的權利。

        關鍵字:OpenAIAI

        原創文章 企業網D1Net

        x OpenAI的人事地震在硅谷敲響了警鐘,讓一些技術人員對AI的未來感到擔憂 掃一掃
        分享本文到朋友圈
        當前位置:人工智能行業動態 → 正文

        OpenAI的人事地震在硅谷敲響了警鐘,讓一些技術人員對AI的未來感到擔憂

        責任編輯:cres 作者:Ashley Capoot |來源:企業網D1Net  2023-11-20 14:01:37 原創文章 企業網D1Net

        在過去的幾年里,硅谷的許多人把希望和命運都寄托在OpenAI大力普及的GenAI技術上。
         
        許多行業專家指出,ChatGPT于去年年底首次亮相,那是一個類似iPhone的時刻,它帶來了人們通過書面提示與電腦互動的方式的潛在轉變,這種提示可以產生創造性的、看起來像人類的文本。
         
        正如蘋果讓已故的喬布斯擔任該公司受人尊敬的負責人,向大眾闡述iPhone和個人電腦的吸引力一樣,OpenAI也有自己的領袖奧特曼。
         
        由于奧特曼在上周五突然被解雇后,他辭去了CEO一職——至少目前是這樣,人們將其與蘋果比較是很自然的。喬布斯于1985年被解雇,擔任蘋果CEO一職,這一舉動一直流傳在硅谷的傳說中,因為正是在他1997年回歸后,蘋果找到了最終使其成為美國最有價值公司的道路。
         
        奧特曼之前經營著創業加速器Y Combinator,在過去的一年里,他經常在科技活動中露面,這位38歲的高管變成了業界名人,就像喬布斯、Meta的CEO扎克伯格、亞馬遜的創始人貝索斯和特斯拉的CEO馬斯克一樣。
         
        OpenAI董事會解除了奧特曼的CEO職務,同時解除了Greg Brockman的董事長職務。周五晚些時候,Brockman表示,他將退出公司。
         
        周五晚上,長期投資創業公司的Ron Conway在一篇X貼文中表示:“自1985年蘋果董事會將喬布斯趕下臺以來,OpenAI公司今天發生的事情是自那以來我們從未見過的董事會政變。這令人震驚,這是不負責任的,而且它對Sam和Greg以及OpenAI中的所有創始人都做得不對。”
         
        據知情人士透露,OpenAI的投資者已經在努力恢復奧特曼的職務。知情人士表示,微軟、Tiger Global、紅杉資本和Thrive Capital等多家OpenAI的頂級支持者正試圖恢復奧特曼的職位。由于討論是保密的,這些知情人士要求不具名。《The Verge》周六報道稱,奧特曼對是否回歸很矛盾。
         
        Airbnb的CEO Brian Chesky在一篇X帖子中將奧特曼稱為“他這一代人中最好的創始人之一”,他“為我們的行業做出了巨大貢獻”。
         
        硅谷對OpenAI的回應
         
        初創公司Octane AI的CEO Matt Schlicht在接受CNBC采訪時表示,奧特曼和Brockman “提供了一項我們夢寐以求的技術”,并稱其為“我們有生以來最令人興奮和最強大的發展”。
         
        Octane是使用OpenAI在其GPT系列軟件工具下打包的所謂大型語言模型的許多新初創公司之一。Schlicht說,到目前為止,這項技術“使我們能夠將人類級別的智能放在我們的代碼中,因此我們已經幫助企業家創造了超過5億美元的收入。”
         
        Schlicht說:“我認識Sam和Greg已經十多年了,他們都是令人難以置信、鼓舞人心的領導者。”在聽到他們不合時宜地離開后,我立刻充滿了悲傷。世界上的創新突然停頓了下來。
         
        Zenlytic的CEO Ryan Jannsen贊同Schlicht的觀點。
         
        “人工智能社區正在搖搖欲墜,” Jannsen說,并補充說,技術專家們對奧特曼被解雇的相關情況以及這對OpenAI未來意味著什么感到困惑。
         
        Jannsen說:“Sam和OpenAI是向世界展示人工智能技術能力的催化劑。”“今天人工智能領域的巨大興奮和活躍,直接歸功于他們的開創性工作。”
         
        無論奧特曼是否回歸,OpenAI的動蕩可能會給競爭對手帶來優勢,因為這個市場很快就會成為競爭激烈的高級LLM市場。行業分析師Patrick Moorhead表示,考慮到OpenAI的不穩定性,從像Anthropic和Cohere這樣資金雄厚的初創公司到云計算巨頭谷歌和亞馬遜,公司可能會“尋找下一個最佳替代方案”。
         
        Moorhead說:“這并不是市場上唯一的選擇。”
         
        風險投資公司Lux Capital的合伙人Josh Wolfe表示,在各公司決定將哪些模型用作構建塊之際,OpenAI的聲譽受到了巨大的打擊。
         
        Wolfe說:“有一種看法是穩步、可預測、可靠、信譽良好的進展,以及與工業界的接觸和溝通。”“此舉出人意料的反復無常表明,這完全是不可預測的,這對計劃與OpenAI合作或信任OpenAI的公司來說是可怕的。”
         
        OpenAI不同尋常的公司結構
         
        理解OpenAI面臨的一大挑戰是其不同尋常的公司結構。根據宣布奧特曼下臺的博客文章,OpenAI的董事會監督這個非營利性組織,公司實體是其中的一部分,并“作為所有OpenAI活動的整體管理機構”。
         
        該帖子稱,經過“董事會的審議過程”,奧特曼“在與董事會的溝通中不夠坦誠,妨礙了董事會履行職責的能力”。
         
        硅谷備受矚目的初創公司CEO的解雇通常涉及不當行為,而不僅僅是對公司發展方向的哲學分歧。
         
        幾位投資者告訴CNBC,OpenAI的混合模式從一開始就發出了危險信號,部分原因是激勵機制太容易錯位。現在,他們說,如果頂尖人才選擇跟隨奧特曼進入他的下一個項目或行業中的競爭對手,公司可能會面臨嚴重的人才流失風險。
         
        與此同時,奧特曼有一個優勢,那就是他已經為自己贏得了如此高的聲譽,以至于他可以毫不費力地從投資者那里為一個新項目籌集資金,這些投資者將他視為下一個偉大的科技明星。
         
        前谷歌CEO兼投資人Eric Schmidt在一篇X帖子中表示:“奧特曼是我心目中的英雄。”他從無到有創建了一家價值900億美元的公司,永遠改變了我們的世界。我迫不及待地想看看他下一步會做什么。我和數十億人將從他未來的工作中受益——這將是令人難以置信的。
         
        Airbnb的Chesky寫道,他已經與奧特曼和Brockman進行了交談,他們得到了他的“全力支持”。
         
        “我為所發生的一切感到難過,” Chesky寫道。他們和OpenAI團隊的其他成員應該得到更好的待遇。他在另一篇帖子中補充說,奧特曼是“他這一代人中最好的創始人之一”。
         
        至于微軟,據報道,其CEO納德拉對此次人事變動措手不及,幾位風險資本家感到驚訝的是,考慮到他們在公司投入了數十億美元,公司竟然對正在醞釀的事情一無所知。
         
        卡內基梅隆大學機器學習和運籌學教授Zachary Lipton說,“我想,下次微軟決定向一家初創公司注資150億美元時,他們可能會要求獲得一個董事會席位。”
         
        行業分析師Moorhead表示,微軟可以“想出如何收購這家公司,以及如何讓奧特曼掌權。”
         
        Moorhead說:“這是第一部戲,它可能會想辦法撤掉目前的董事會,重新組建新的董事會,然后讓奧特曼和公司回來——確保團隊繼續在一起。”
         
        不管目前的混亂局面如何,卡內基梅隆大學的Lipton表示,他預計投資者將繼續看好人工智能。
         
        Lipton說:“這個故事有一些企業和意識形態上的不和諧因素,但甚至沒有一絲希望減弱的跡象。”
         
        關于企業網D1net(www.shixingcraft.com):
         
        國內主流的to B IT門戶,同時在運營國內最大的甲方CIO專家庫和智力輸出及社交平臺-信眾智(www.cioall.com)。同時運營19個IT行業公眾號(微信搜索D1net即可關注)。
         
        版權聲明:本文為企業網D1Net編譯,轉載需在文章開頭注明出處為:企業網D1Net,如果不注明出處,企業網D1Net將保留追究其法律責任的權利。

        關鍵字:OpenAIAI

        原創文章 企業網D1Net

        電子周刊
        回到頂部

        關于我們聯系我們版權聲明隱私條款廣告服務友情鏈接投稿中心招賢納士

        企業網版權所有 ©2010-2024 京ICP備09108050號-6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49343號

        ^
        欧美日韩动漫另类